English 

四代“瓊花”齊聚東藝,中芭《紅色娘子軍》是如何代代相傳的?

[2019-07-02]  作者:新民晚報

?


? ? 图说:《红色娘子军》演出照? 新民晚报记者郭新洋摄? 下同

? ? 昨天是党的生日,中央芭蕾舞团红色经典芭蕾舞剧《红色娘子军》继续在东方艺术中心上演。这部历经半个多世纪,在全球范围演出超4000场的“镇团之宝”,到底如何代代相传、久演不衰的?昨天下午,四代女主角“琼花”的扮演者薛菁华、冯英、朱妍和侯爽一同亮相东艺,讲述角色背后的故事。

??? 既像“娘子”也像“军”


? ? 作为参与初版《红色娘子军》演出,后又饰演第二代“琼花”的前辈,薛菁华回忆起半个世纪前的创排经历。那时候,包括薛菁华在内的全部中芭舞者,都只接触过《天鹅湖》《睡美人》等浪漫主义的西方作品。即便穿上军装,带上袖标,这些舞姿轻盈柔美的演员演起“娘子军”也总是“只像娘子不像军”。“薛菁华笑称:“那时候连怎么拿枪都不知道,简直像是拿个掏火棍。”所以,中芭每一代的《红色娘子军》剧组,都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——必须要下部队体验生活。



? ? 图说:《红色娘子军》演出照

? ? 只有体验过军营的生活,才能有军人的气质。薛菁华介绍:“刚到部队时,半夜行军哨响,一屋子女演员手忙脚乱,东西能撒一地。”但待上一段时间,她们就能沉浸在“军人”的角色中了。

? ? 第五代“琼花”朱妍也“幸运”地在军营里体验过实弹射击,当射击的后坐力把她的肩膀撞得生疼,她才真正体会到了枪的力量。

? ??出演此次《红色娘子军》的是第六代侯爽,现在的舞团排期紧张,要真的进部队体验“当兵”很难,但她也参加了军训。“站军姿、练枪姿、军体拳,这些训练让我脱胎换骨。军训结束,我们这些柔柔弱弱的女孩子都成了坚强果敢的‘女战士’。”

? ? 其实没有“第几代”


? ? 中央芭蕾舞团团长、第三代“琼花”扮演者冯英总说:“我们团里其实对‘第几代’分得没这么清楚。”因为无论是舞蹈技巧还是角色理解,都依靠“老带新”代代相传,没有明显的分割线。“我演‘琼花’的时候,薛菁华老师也和我同台。她不仅口头传授心得,还登台出演‘连长’和我搭戏,手把手带我进入角色。”



? ? 图说:《红色娘子军》演出照

? ? 对于这一点,朱妍也有类似的体会。在中芭的首席舞者中,朱妍开始跳《红色娘子军》的时间算是很晚的,因为她一直觉得自己不适合这个角色。这部中西合璧的舞剧,要求演员既要有深厚的芭蕾功底,还要学习一些古典舞、民族舞以及京剧的技巧,朱妍对这些却是完全零基础。其次,拥有十六分之一西方血统的她,还被认为“长得太洋气,与‘琼花’的工农兵形象不符”。但最终,她能站上了《红色娘子军》的舞台,正是因为前辈的激励。她回忆:“舞团45周年庆典的时候,老艺术家们聚集起来演了一段‘娘子军’。那时我坐在侧台,看着他们沉浸在戏里的神情,像是被打开了开关,突然就理解了那个年代和那个角色。”此外,薛菁华还告诉她,自己试镜时,也曾被评价“江南女子的长相太秀气”,所以只好贴上粗粗的眉毛,还在嘴里塞两片苹果,让自己显得英武一些。这个小故事,也鼓励了后面几代的舞者克服外形条件,塑造好“琼花”的形象。

? ? 离开舞台,没离开“琼花”


? ? 饰演过“琼花”,就心系着“琼花”,再也离不开“琼花”了。薛菁华是上海人,她介绍,当年《红色娘子军》的首演就是在上海。如今已经长居香港的她,再度因《红色娘子军》的演出回到上海,内心百感交集。“上海、中芭、‘娘子军’的剧组,都是我的‘家’,不论我在多么遥远的地方,心里也始终念着它们。”即便已经不能登台演出,薛菁华也一直在香港从事着芭蕾艺术普及工作,希望能为团里培养一些“好苗子”。



? ? 图说:《红色娘子军》演出照

? ? 第五代“琼花”朱妍也正渐渐淡出舞台,但即便曾跳过团里几乎所有的剧,她如今仍会坐在观众席,一场不落地观看中芭的演出。她说:“《红色娘子军》我看过不知道多少遍,但从来也不会厌倦。每回坐在台下,总觉得时间过得飞快,希望能多看一会。”

? ? 前辈们对于芭蕾艺术和“娘子军”的热爱,也感染了侯爽。当问起她第一次饰演“琼花”是什么时候,她毫不犹豫就能报出“2014年6月!”她说:“第一次饰演‘琼花’时候的演出票根,我至今都珍藏着。因为那是我艺术生涯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。”